手链惊魂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下班后,周易通走进本市有名的珠宝行“翡翠轩”,迎面碰到老板黄钱多,正牵着性感得让人喷血的美女出来。他刚想转脸避讳,黄钱多倒不在意,小眼一眯,笑呵呵地跟周易通打招呼。现在的人真薄情寡义,老婆患病死亡还不满一个月,他就跟美女打得火热。
明天就是老婆的生日,周易通看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能买得起的礼物。他垂头丧气地走出“翡翠轩”,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先生,你买铂金手链吗?比里面便宜多了。”周易通抬头一看,一个带着墨镜的男子拦在了他面前,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墨镜男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银白色的铂金手链,对他说:“这个可是正宗的铂金,价钱不到里面的一半,跟里面卖的东西完全一样,不信你可以拿到里面问问。”周易通犹豫了一下,问他为什么要卖?那人叹了口气说:“我买来送给女友做订婚礼物的,可现在用不着了,我们已经分手了。”周易通半信半疑,可又舍不得这个好机会。那人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诚恳地说道:“我把手链交给你,你到里面问问,如果是假的,可以不买!”
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周易通拿着手链,并没直接让售货小姐鉴定真假,而是问有没这样的手镯?售货小姐接过手镯看了一下,说这是她们珠宝行专卖的首饰,让他去专柜看看。周易通心中有了底,看过价格后,他掏空了身上的钱财,买下这只手链。
前两天,周易通因琐事跟老婆刘莉吵了一架,直到现在老婆也没有原谅他。老婆早想买个手链,因为手头紧,一直没买。这次他要借助生日礼物,缓和两人的矛盾。回到家,果然不出他所料,老婆见了手链,非常喜欢,戴在手上舍不得退下来,于是就原谅了他,以至于周易通提出从明天开始出差半个月,她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很快半个月就过去了。傍晚时分,周易通回到家,第一眼看到刘莉,让他大吃一惊。原来那个面色红润、精神饱满的老婆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面容憔悴、双目红肿的妇人。周易通不明白,短短半个月,老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心疼地问老婆怎么了,刘莉挤出一丝微笑说:“没什么,这几天太累了,吃不好睡不香,所以才这样。”周易通建议老婆到医院去检查,刘莉盯着他看了好大一会儿,才略显生气地说道:“我又没病,查什么!”
见老婆这么说,周易通也没再坚持,他看到老婆手腕上的铂金手链不见了,就问她怎么没戴,刘莉说戴它做饭不方便,收起来了。出差这些天不容易,连个安稳觉也没睡过,吃过晚饭,周易通洗洗澡就睡了。不知睡了多长时间,他因为内急,醒来后刚想去卫生间,却发现老婆不见了。他以为她也去了卫生间,就静静地等待。可他一等二等,迟迟不见老婆回来,周易通忍不住了,只好去卫生间方便。卫生间的门虚掩着,里面灯并没亮。方便之后,他才感到不对劲:老婆哪去了?
他焦急地连声呼喊,却始终不见回音。周易通看了一下挂钟,已经午夜十二点了,老婆能去哪儿呢?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逐个房间搜寻。所有的房间都没有她的身影,就在他几乎绝望的时候,刘莉竟然从阳台上悄无声息地走过来。周易通刚想抱怨老婆几句,可她的走相却让他大吃一惊,与其说是走还不如说是“跳”,长长的头发披散着,再加上她一身纯白色的睡衣,活脱脱就是电影恐怖片里的“僵尸”。若不是在家,说不定周易通早就逃之夭夭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汗毛倒竖。为了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周易通喊了两声“老婆”,刘莉依旧充耳不闻,好像他根本不存在。突然一个词在脑海中闪现:“梦游”,难道老婆患上了梦游症?周易通听说梦游症患者梦游时很难唤醒,为了不强行唤醒给她造成很大的心理负担,他让开了路。
刘莉前面走,周易通后面跟。到了卧室,刘莉往床上一躺,很快就进入梦乡。老婆怎么会突然得了这种怪病,周易通躺在床上辗转难睡。第二天早上,他拐弯抹角地向刘莉询问了半天,她却什么都不知道。
吃过饭,周易通去公司报到。交差后,因为担心老婆,他请假去了医院。路上,一个高个子男人鬼鬼祟祟地跟着他,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医生告诉他,刘莉的梦游症可能是过度劳累引起的,不需要治疗,只要合理安排休息避免紧张焦虑就会好的。回家路上,那人依然不紧不慢地跟着他,周易通故意在街上兜圈子,几次都没有甩掉。
到了家,周易通为了舒缓老婆的压力,抢着做家务,还不时说笑话逗老婆开心,但刘莉依然心事重重。吃午饭时,刘莉问周易通铂金手链的事,周易通怕漏了底老婆不高兴,就信口开河起来,说他费了很多心思,亲手为她挑选的礼物,手链是他全部的爱。今天的刘莉好像跟以往判若两人,周易通说的越好听,她的脸色就越难看。他很想问老婆是怎么回事,可一想到医生的嘱咐,也就没有张口。
晚上,在周易通的劝说下,刘莉早早睡了觉。朦朦胧胧中,一个白色的人影飘到周易通跟前,长长的头发遮住脸面,看不清面目。“见鬼了”,他心中一紧,急忙想站起身来,可无论他如何使劲,手脚却纹丝不动。白影慢慢低下头,透过浓密的头发,周易通看得清清楚楚,那人只有一只眼睛长在额头,嘴里两只獠牙锋利无比,血红的嘴巴越张越大,很快就布满了整张脸。周易通吓坏了,他猛一激灵,突然从梦中惊醒过来。
原来是做了一个噩梦,周易通长出一口气,刚想用手去揉眼睛,发现两手竟然被绳子捆在了一起。他挣扎着想坐起来,却看到老婆正站在床头,两眼直愣愣地望着他,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表情。老婆梦游症又犯了,周易通不忍心让她受到惊吓,就没有呼喊。他正想翻身起来,刘莉一只手突然扬起来,那把锋利无比的切菜刀被举向头顶,周易通魂飞魄散,用颤抖的声音喊道:“老婆!老……婆!你怎么了?我是你丈夫啊!你可千万不要……砍呀!”刘莉没有一点反应,手中的菜刀狠命地向他砍来。周易通没想到老婆会真砍他,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他无可奈何地闭上了眼睛。
十秒之后,周易通并没有感到疼痛,睁眼一看,老婆已经收起菜刀,慢慢转身去了厨房。周易通早已吓出了一身冷汗,见刘莉离开,他赶紧用牙咬开手上的绳索。大约过了两分钟,刘莉回来,翻身上床,呼呼大睡起来。
周易通哪敢再睡,起身到了卧室,一直坐到天亮。等刘莉起了床,他就把这两天遇到的怪事全部告诉了她,并要求刘莉立即去医院检查治疗。刘莉听了,沉默了片刻,淡淡地说道:“咱们离婚吧,这种病很难治,我不想连累你。”周易通一听,深情地说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你!”刘莉“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她边哭边说:“你差点儿要了我的命!”周易通一边安慰她一边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刘莉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给弟弟打了个电话。很快,在研究所工作的弟弟赶来,他看到周易通,两眼瞪得很大,模样甚是愤怒。没等周易通发问,他就凶巴巴地说:“你的铂金手链有五个珠子里暗藏着致命放射物质,差点儿要了我姐的命,你为什么如此狠毒?要不是姐姐拦着,我早就报警了。”
周易通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老婆的憔悴并不是劳累所致,而是受辐射所致,她的“梦游症”是为了试探他是不是真要害死自己。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周易通对妻弟说:“戴上铂金手链,我们一起去警局。”
到了警局,周易通把买手链的事向警察和盘托出,他提供了卖手链人的照片,当时为了防止买到假货而偷偷用手机拍下来的。警察根据线索,很快抓到了卖手链的人。卖手链的人交代,他是个盗墓贼,手链是他从一个刚下葬不久的妇女坟墓中盗出来的,放射物质不是他放的。
通过调查,警察破获了一起谋杀案,一个人竟然用这个铂金手链杀害了他年老色衰的妻子,让周易通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杀害妻子的凶手竟然是他的老板黄钱多。

我老婆出轨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发现她出轨的时候,我正从外地出差回来,口袋里踹着给老婆买的手链,虽然没有几克拉的大石头,但也花了我将近一个月的工资,为什么一向抠门的我,会这么殷情又慷慨的为老婆破费呢?

因为我发现老婆最近有点不对劲,以前每次出差回家,她都会数落我,说我操着卖白粉的心,拿着卖白菜的钱,驾照拿了好几年,想买辆几万块钱的车,考虑了好几年,都没有落实,女儿都问好几次了,为什么人家的爸爸都能开车来接小朋友,而我们家只有妈妈骑着电动车来接,老婆还说,女儿不喜欢坐电动车,她说害怕。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出差回来,老婆居然没有数落我,当然,也没给我什么好脸色看,不过,在我看来,能给我饭吃,愿意陪我睡觉,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就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后来,我在出差的时候,和单位里女人缘最好的“万人迷”小李讨论了这件事,小李听了我的陈述,使劲拍了拍我的大腿,是连拍三下,不是一下,当时,我在心里骂这孙子,感情这不是你的腿,这么使劲拍,差点拍得我小便失禁,不过,小李的话,让我差点失禁的小便又缩了回去。

你老婆可能外边有人了。

不可能啊。

电视上不是说,如果外面有人了,会是主动献殷勤,可我没觉得我老婆有异常向我示好的举动啊,就连婚前最喜欢的床上运动,现在都是我在求着她,她才千不甘、万不愿的应付着。

当然,这些想法我是闷在心里想的,没有告诉小李,我可不想这么丢人的事,让这小子知道。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我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摸着口袋里的手链,脑袋里意淫着老婆看到手链时的样子,她肯定会先往我的胸前打上一粉拳,怪我乱花钱,然后,再指着我的鼻子,像审犯人一样审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然后,然后,就是……嘿咻、嘿咻……

我掏出钥匙,打开家门,总感觉家里进贼了,因为我闻到了贼的味道,我的耳朵迅速的竖起来,分辨贼在哪里,很快,确定了方位,声音是从我和老婆的房间里传出来的,这时候,我在想,我是不是应该去厨房把刀拿上,毕竟我连架都没跟人打过,更何况是贼呢,还有如果是个厉害的贼,他会不会搜身,如果要搜身,我口袋里的手链怎么办,我要不要藏起来呢……

可是,我好像也听到了我老婆的声音,难道我老婆也是贼,或者就是她引贼入室的…….我一边想,一边走,居然把房门推开了,床上是乱的,老婆身上穿着新买的白衬衣,这件衬衣老婆穿得挺好看的,不过,我没告诉她,因为我觉得她衣服已经够多了,还买那么多衣服干嘛,我想,如果我再告诉她穿得好看,她肯定还会再买的。

我也看到了老婆衣服上面有三颗扣子没扣好,右边还露出了黑色胸罩的蕾丝边,在我印象中,老婆的胸罩都是粉色、肉色的,记得有一回,我和老婆一起看岛国片的时候,我还问过她,怎么没见她穿红色或黑色的内衣,什么时候给我来点内衣诱惑什么的,当时,老婆翻了翻白眼,将我的色心杀死在摇篮里,她说浅色好配衣服,可是这件黑色的是什么多出来的呢。

金沙贵宾会官网,我还看到窗帘后面有个影子,目测有一米八左右,总之,比我要高,比我要壮,身材也比我好,这时候,我下意识的摸了摸我已经快挡住脚尖的肚子。

我没有后悔我没拿刀,因为如果我拿了刀,我一手举着刀,一手看着窗帘后的人影,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该过去砍他,如果我过去砍他,老婆要来拦,我是不是连老婆一块砍,这个问题实在太尖锐了,所以我庆幸我没有拿刀,不过,现在我该怎么办呢?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口袋里的手链,我把手链从口袋里的掏出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手老抖,手往口袋里伸了好几下,居然没有找准位置,我只好用上另一只手,将口袋拉开,然后再用先前那只手把手链拿出来,轻轻的放在床上,我想说点什么,可是感觉喉咙里好像有个石头卡住了,我想,老婆应该知道手链是买给她的,不说也没什么。

走出房间后,堵在喉咙口的那块石头好像松动了一点。

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我就去打开冰箱,里面没什么菜,我想我可以去买菜,走在去菜场的路上,我应该计划买点什么菜,多走几步路去王婆家买烤鸭吧,王婆家的烤鸭老婆女儿都爱吃,不过,想到烤鸭的样子,我怎么就想到老婆脱光了衣服的样子,老婆不像烤熟的鸭子那样黑,但比烤鸭的香味好闻,烤鸭的香闻太冲,我不喜欢,那个窗帘后的影子如果是个男人,他肯定也喜欢老婆的香味。

回家后,老婆没有穿白衬衫,换了一件直筒黑色大T恤,这个时候,我就看不清里面的胸罩是什么颜色了。

我以为老婆会主动跟我讲话,更会抢着接过我手里的菜,然后,做好饭,倒好酒,然后跟我讲讲那个黑影的事,老婆见我回家了,居然招呼不打,拧着包出门了,很晚才回来。

她回来的时候,我正躺在白天看到的那张床上,我没拉窗帘,月亮很圆,也很亮,我想,这样就看不到窗帘后的黑影了。老婆开门的时候,我假装睡着了,她好像放下包,拿了衣服,又走出门,我猜她可能是去洗澡了,为什么要洗澡呢,她下午出去后,这么晚才回来,她干嘛去了,等会她回来的时候,我要不要上去脱她衣服呢…….

我闭着眼睛,感觉等了好久,老婆还是没回房间来,却听到了她关女儿房间的声音。

自从那天以后,我就再也没出差了,哪怕领导说不出差可以,每个月要少三分之一的工资,我也认了,当然,我也在心里把领导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不知道多少遍。

不过,我却没怎么睡好觉,就在那间房里,总感觉窗帘里面有个人影,我试过把窗帘取下来,当我收窗帘的时候,我感觉手上有一大陀一大陀的肉,被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折,这些肉很结实,结实得我需要使很大劲,以至于当窗帘收拾好后,我衣服全部汗湿透了。

我设想过,如果因为这次异常排汗,我生了一场大病,最好发了很高很高的烧,烧得迷迷糊糊,等我醒来的时候,老婆像照顾女儿一样,衣不解带的照顾我,等我醒来的时候,那个窗帘后的人影就不见了。

然而,我穿着湿透的衣服,在空调下面吹得上下牙齿打架,接着去冲了个凉水澡,居然还是龙精虎猛,想到“龙精虎猛”这个词,好像有很久没和老婆“干活”了,不是不想干,是每次想干的时候,窗帘后的那个人影又出现了。

我想过,我要不要把老婆关进一间小黑屋,把她脱光,只留下那件黑色蕾丝胸罩,用皮带毒打一顿,打到她把所有细节交待清楚,打得那件黑色蕾丝胸罩皮开肉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