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林老人的秘密 – 历史电影剧本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

守林老人的秘密 作者:梦想 守林老人的秘密 创作思路:
战火纷飞,镰刀铁锤行九州。 血染旌旗,万里江山一片红。
当年的英雄大多已经离

这件事情并不是我亲身经历的,但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虽然那时候我才只有四岁,很多细节都是妈妈亲口告诉我的。而我,那时候正在妈妈的怀里……

守林老人的秘密作者:梦想 守林老人的秘密
创作思路:战火纷飞,镰刀铁锤行九州。血染旌旗,万里江山一片红。当年的英雄大多已经离我们远去,曾经的正义感是否也伴随着他们的远去而逐渐消逝。一个隐姓埋名的英雄,一个愧对战友的连长,一个无家可归的战士,一个长伴青松的老人,一面被战火熏黑、被鲜血染红、被刺刀划破的党旗……:汪海松:69岁,曾经的老红军却很少有人知道,性格倔强执拗,每天坚持锻炼身体,有狼狗虎子作伴,村子的守林员,长期住在山上。陈念军:27岁,某企业部门经理,明哲保身怕惹麻烦,对爷爷汪海松不肯告诉自己亲身父母的情况颇有怨言,与汪海松曾因为是否放弃守林多次发生争吵,很珍惜与孙慧芸的感情。孙慧芸:26岁,陈念军的女朋友,报社记者,富有正义感,坚持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父母均在外地,与曾经是老红军的爷爷住在一起孙岩:70岁,孙慧芸爷爷,老红军,曾经的省委书记,对陈念军为人处事的态度颇有微词,但是却没有明确地表示反对。宋言:65岁,上届村长,汪海松的好朋友,为人和善,唯一知道汪海松老红军身份的人龙三儿:36岁,偷树贼团伙头目,有5名手下,总是趁着大雨夜或者深夜在密林中偷百年老树或者珍贵树木。六子:25岁,龙三儿的手下,负责勘察地形。故事大纲:
寂静无人的老林,阵阵枪炮声在树林回想,循着一点昏黄,树林中间立着一座小木屋,汪海松坐在床上,手里轻轻抚摸着一个红色的小包袱,老泪纵横地看着电视里的战火纷飞。突然外面传来一声树枝折断的声音,汪海松急忙小心翼翼地收好包袱,拿起手电向门外走去,虎子跑在前面。电视中硝烟弥漫的战场,一面党旗鲜艳明亮地笔直地立着。靠着自己奖学金读完大学的陈念军,毕业两年已经成功升迁成为某公司的部门经理,并且有着一份为众人所看好的感情。可是唯一让他不明白的是女友孙慧芸的爷爷总是对自己颇有微词。两人即将走进婚姻的殿堂,可是孙岩却要求与家长见面,这让陈念军不得不准备请假回家,将爷爷汪海松请到城里,可是一想到爷爷的固执,陈念军就十分头痛,为此他专门找孙慧芸,想要她跟着自己一起回家,希望能借此说服爷爷跟着自己到城里来,孙慧芸欣然应允。可是两个人晚饭后散步回家,却被因为孙慧芸的曝光而破产坐牢的非法商贩东子的持刀报复,还未等东子开口陈念军便把钱包掏出,想要花钱消灾,可是却被孙慧芸拦住,得知真相后的陈念军壮着胆子挡在孙慧芸面前,可是当东子真想下手的时候,他却跑到孙慧芸的身后。孙慧芸面对着刀子的厉声训斥,让东子羞愧难当、恼羞成怒地要拉着孙慧芸一起去死,却被孙慧芸机智制服。对于陈念军的懦弱表现,孙慧芸很是失望,两人一路沉默,刚到门口未等陈念军反应过来便进门,对于陈念军的声音置若罔闻,她第一次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是对的。汪海松像平时一样锻炼完身体便到墓地进行巡视,顺便清理土坟上的杂草,墓地的中央立着一根笔直的粗竹竿。陈念军接到孙慧芸的电话很是兴奋,可是孙慧芸却告诉他自己临时接到报社要采访老红军的任务所以他只能自己回家。挂掉电话的陈念军很是失望,可是却灵机一动想出一个绝妙的想法,他冒充热心观众给报社打电话,说大柳村有老红军。本以为孙慧芸能和自己一起回家的陈念军在车站等了半天依然没有等到她的电话,只好带着失望踏上回家的长途车。孙慧芸因为昨晚的事情忘记充电,结果等到她采访回来处理完稿子后才发现手机没电,报社通知她到大柳村采访老红军,可是天色已黑,她只好等第二天再出发。而孙岩得知孙慧芸采访老红军后,急切地想要看照片,看完照片却又很失望,面对孙慧芸的疑问,他不肯多说。汪海松回家拿粮食,刚刚收拾好走出家门却正好被回家的陈念军撞到,陈念军说出了孙岩希望和汪海松见面的事情,可是汪海松依然不同意,即使只去城里一天,他也不同意,这让陈念军气愤地想要知道理由,可是汪海松却只是说“你不懂”,陈念军想要知道亲生父母的情况,汪海松却依然是“还没有到时候”这无疑让陈念军本就不舒服的心里更加的气愤。汪海松却没有多做解释连夜返回山上,陈念军也接到公司的紧急通知,匆忙踏上返城的汽车。当孙慧芸赶到大柳村却被告知根本就没有什么老红军,这让她感到很奇怪,可是村长宋言却热情的招待了她,并且仔细地询问了采访一些东西。宋言的举动让孙慧芸以为会柳暗花明又一村,可是宋言却告诉她自己只是好奇,这让孙慧芸满心的热情再次被泼了冷水。大雨倾盆,以龙三儿为首的一群偷树贼到青松林中偷树,却因为六子的四处转悠发现土坟误以为几十年前山中有宝藏的传言是真的。几个偷树贼被财富冲昏,竟然想要掘坟盗宝。因为虎子听到电锯的声音,汪海松匆忙赶往,却发现几个人竟然想要掘坟,他一声大吼制住龙三儿等人的行为。可是因为六子之前侦查遇到了虎子所以龙三儿特意带着猎枪,面对龙三儿的威胁汪海松却根本就不放在心上,虎子更是勇猛地连续咬伤两人,正当他想要扑向龙三儿的时候,却死在了龙三儿的枪口,汪海松看到自己的战友虎子死在敌人的枪下,愤怒地冲向龙三儿,也被打中而摔倒在地上,可是却依然挣扎着要爬起来。龙三儿等人被汪海松的气势吓坏,也知道枪声可能会引来人,匆忙带着家伙事儿逃跑。而宋言因为住处比较靠近山脚,清楚的听到第二声枪响后,急忙喊上自己的儿子跑上山及时地把汪海松送到市医院……宋言想要打电话通知陈念军,却被因为策划案不顺而心里烦躁的陈念军多次挂掉,只好作罢。汪海松因为坚持锻炼且身体底子很好,很快地醒了过来,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自己的小包袱,直到宋言将小包袱送到他手中才放心。而孙慧芸从自己做医生的朋友口中得知有人被闹得沸沸扬扬的雨夜偷树贼用枪打伤后便匆忙赶来。可是当她赶来的时候,汪海松却正好睡着,看着汪海松抱在怀里的红色小包袱她很是好奇,想要掀开一角却被醒来的汪海松大声地呵斥着,幸亏宋言及时赶来,才制住汪海松。因为孙慧芸的行为对她印象极为差劲的汪海松拒绝被采访,即使宋言在一旁相劝也无济于事,孙慧芸只好黯然离去。陈念军看到宋言电话已经是第二天,他赶到医院看到躺在床上的汪海松忍不住流下眼泪,不停地责备自己,并且再次规劝汪海松到城里居住,可是汪海送依然拒绝。可是当陈念军再次问及自己身世的时候,汪海松依然是那句“不到时候”这下陈念军是彻底地愤怒了,竟然说出只要汪海松说出自己的身世,自己以后与他没有任何关系。而宋言打水归来听到陈念军的话,并且看到陈念军被汪海松狠狠地扇了一巴掌,想要拦住陈念军,却被汪海松阻止。孙慧芸再次来到医院想要采访汪海松却正好在门口遇见怒气冲冲的陈念军,想要询问原因,陈念军却只说了自己的爷爷住在某个病房便借口匆匆离去,等到孙慧芸来到病房才发现,原来汪海松竟然是陈念军的爷爷。于是聪明的她,便打着陈念军女朋友的名义成功地留了下来,可是每当问及关于老红军与红色小包袱事情的时候,汪海松的脸色总是找各种理由推脱,她只好无奈离去。孙慧芸带着满腹的疑惑回家,孙岩询问,她无意间说“发现一人是老红军但是就是不承认”,孙岩趁着孙慧芸到洗手间的机会,偷看她的小记事本,将地址记下。陈念军终于处理完公司的业务,孙慧芸的电话打来,他很是兴奋地前去相见,可是孙慧芸的话题却总是不离汪海松,这让陈念军很是郁闷。陈念军上厕所的时候,宋言打来电话,可是听到是个女声便挂掉,孙慧芸检查通话记录却发现陈念军竟然给报社打热线电话。在孙慧芸的分手威胁下,陈念军说出了事情的真相,可是还未等他解释,孙慧芸便起身离开。

事情发生在我的老家黑龙江省,一个叫于家沟的小山村里。村子很普通,但怪事却接二连三的发生。

正值1990年的春天,村子的一个三岁大的孩子失去了他的父母,孩子叫小东子。

身在农村,自然是靠种地卖粮来维持生活了,小东子的父母也不例外。就在这天,他的父母开着农用车,拉着粮食前往县城卖粮。然而就在公路上,发生了车祸。人们发现撞烂的农用车和尸体的时候,已经是当天晚上了。当时我没在场,但听我妈妈说的,尸体已经不全了,脸上也血肉模糊的,听起来也很慎人。

尸体拉回村里,放在他家院子里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村民们发现小东子父母的眼睛都没有闭上,老一辈的人都说,这是他们夫妻放不下那孩子,所以才会死不瞑目的。

就这样,过了一晚。第二天村里的好心人都过来帮忙,装在棺材里,然后七八个人一起抬着出殡了。小东子因为太小了,根本不能自给自足,所以就被他舅舅给收养了。

金沙贵宾会官网,虽然平时他舅母带着两个孩子,一个是小东子,一个是她的亲生儿子,虎子。但她并没有对儿子偏心,反而把小东子也当做亲儿子来看待。或许是因为感觉小东子可怜,平时有好吃的,都先给小东子。

可是时间久了,孩子之间也难免会有打闹。小东子比虎子长的壮。有一次东子欺负虎子,实在太出格了舅母也不下去了。于是就把小东子拽了过来,在这两年里第一次打了他的屁股。

就在这时,舅母突然身体不能动了。抬起来准备打小东子的手,也僵住了,不寻常的事也发生了。

舅母的嘴角开始不停的抽搐,就连眼睛也变的通红,眼球周围都布满了红血丝。打小东子的手,也开始转过头来打着自己的脸。手一边僵硬的打着,嘴里还一边念叨着一句话……

“怎么能打孩子呢……”

说着,她的双手时不时的向两边撕着嘴,隐隐可见嘴角两边流出了血。手还不停的拽着自己的头发,总之,全是自残的方式。

可能是外面太吵了,把躺在屋里睡觉的舅舅给吵醒了。

“真是的,什么事啊这么吵…”

舅舅发着牢骚,刚一开门,也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坏了。急忙跑过去,想要拉开妻子的手。可原本体弱无力的妻子,现在竟然变的力大无穷。

舅舅只能喊村子里的人来帮忙了,他也知道这事都点不对劲,自己一个人肯定解决不了的。

喊的声音很大,很快,四年八方的村民赶来了。但村民们也都纳闷,她怎么变成了这样。有老一辈的人说,大概是被鬼上身了。

舅母的样子虽然没有改变,但眼神却不一样了………是啊,眼神,这眼神怎么和小东子死去的母亲一模一样呢!还有她的动作,右手轻抚辫子的样子,那不正是他死去的母亲么……

她还时不时的冲着村民们笑,对村民们说着疯话,但只要仔细一想就知道,那并不是疯话,而是证明她现在被小东子母亲上身的证据啊。

“王大婶,你让我给你补的毛衣我给你补好了。”

“后院二姑,我家的腌咸菜腌好了,我知道您喜欢吃,想吃就去拿。”

她自顾自的跟村民们说着,可大家更能确定这是东子娘了。因为这些只有她才知道的。

但即使这样,大家也束手无策,根本没有人敢靠近她。这样的气氛维持了很久,终于,村里的六奶奶说话了……

六奶奶年轻时会跳大神,对这些鬼鬼神神的东西倒是很了解。

“回去吧阿英,别在这里作践你弟妹了,他舅母对孩子真的很好。孩子是犯错了,她才会打孩子的。难道孩子犯错,不该管教吗?”

“我知道你放不下东子……但毕竟你们一个在阳间,一个在阴间,天人永隔了。”

东子娘听见六奶奶让她离开,她很不情愿,甚至很是生气。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她……她想要杀了孩子的舅母……

这时孩子的舅舅跑了过去,抱住妻子,拽着她的双手,阻止她杀了妻子。可根本无济于事。

“姐!我是你弟弟啊!你不该这么做啊,她是你弟妹,是孩子的舅母,你怎么可以害她啊!孩子已经失去父母了,你还想让他再只去舅母吗?”

东子也跑了过去,哭着抱住了舅母。这时东子已经六岁了,也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她娘……

“妈妈,你别这样。舅母她人很好,真的很好,把我当亲儿子一样看待,我不允许您伤害她!”

可就这几句话,让她停止了掐住脖子的双手,眼神呆滞的看着自己的亲弟弟,又回头看了看虎子和小东子……

她貌似也明白了什么,松开了双手。回头抱了抱自己的儿子,眼神里充满了不舍,但毕竟阴阳两隔,不得不离开。

她松开了儿子,蹒跚的往山里的坟地走去。村民们不放心他舅母,也就跟着一起过去了。

走着走着,突然就晕倒了。大家过来看到,她晕倒的地方,正是小东子母亲的坟前。

醒来后的舅母却什么都不记得了,但却先问起了小东子。说怕这孩子淘气乱跑。

六奶奶看着东子娘的墓碑,心里想道:阿英啊,这下你该放心了吧。

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村子里也恢复了往常的平静。大家慢慢的都遗忘了这件事,只有六奶奶偶尔来找舅母,让舅母多给东子娘烧点纸。而舅母以后也再也没有打过小东子。

做娘的,心里惦记的是孩子。就连死后都放不下的,依然是孩子。读者们记住,要对自己的母亲好点,再好点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